乡村小说网 > 女剑仙 > 第二千四百七十六章并非不知道
  宁清秋和凯文两兄弟这一次是彻底的闹翻了,整个万灵教派的人都很清楚今日之后他们就是彻底的站在两条线上。

    虽然不清楚到底是因为什么事儿,但是宁清秋和凯文就是在云端殿外不欢而散谁都是看得清清楚楚,毕竟凯文那般的殷阴沉的脸色还真的是难得一见。这位向来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和开文比较起来真的是两个性格,可以说是一个冰,一个火,开文不喜欢宁清秋那就是明目张胆的,大家也都是可以理解,这位有点大男子主义,不要说是女人,除了自己和少数的几个人,谁都是不会放在眼里的。

    但是凯文都是被惹恼的话那就是太不正常了。

    凯文可不是那么容易就是生气上火的人,甚至都是让人怀疑这是不是故布疑阵,毕竟昨日在宴会上他们可以说是相谈甚欢,而且要不是凯文拦着的话,大概是开文都是直接把这位娇客给直接轰走了,虽然教皇和修迪斯一定是不会同意,可以说是一场冲突就是因为凯文的八面玲珑就是消弭于无形。

    修迪斯都是听说了这件事,所以他抽了时间直接找到宁清秋说道:“你和凯文怎么回事儿?”

    这传言都是沸沸扬扬,怎么不让人心里面开始嘀咕?而且修迪斯也很清楚宁清秋这一次来到云端殿本就是可以说是目的不纯,所以要是她真的和凯文达成什么协议修迪斯也不会奇怪。

    他没有办法替她做主,也无法动摇她的意见,所以能做的就是沉默的等待。

    但是如果是凯文的话,修迪斯还是坐不住的,一直以来,他都是对于这个男人有着深深的忌惮,他也有野心,但是凯文的野心太过深藏,几乎是让人摸不到,却也确确实实的存在的额,当初若非狄索教皇乃是众望所归,那么凯文大概才是那个真正的可以登临顶峰的掌权者。如此的失之交臂,难道是真的在他的心中没有留下什么印象么?

    这样的隐忍,更让人觉得风雨欲来。

    他说:“凯文不是个好相与的人,你不要被他的花言巧语蒙蔽了。”

    修迪斯生怕宁清秋觉得他们交浅言深,但是自己又是真的对她关切无比,可是在他的立场上,好像也不能太过帮着宁清秋拯救迪雅,就算是私心里面也是愿意那个妹妹一样的存在能够和自己的儿子和丈夫重聚,可是神圣骑士长的名号,对他来说,既是荣誉,也是禁锢。

    所以很多时候内心最深处的想法不可以直接的表现出来,所以在教派内最羡慕的人其实是开文,他活得真的非常的自在。

    只是谁也不曾知道他的心思,毕竟凯文两兄弟是属于和教皇对立的派系,之前还不是很明显,到了现在基本上可以说是撕破脸,也就是比起阿尔蒂法的敌对性稍微弱一点所以修迪斯绝对是不可以表露太过偏移的立场,那会引起其他人的反弹。

    宁清秋点头,倒是不介意修迪斯的追问,她其实是相当的理解他的为难。

    “你放心,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要相信什么人不要相信什么人我都是心里有数,你别太担心了,相比起我而言,你更需要担心的是你和教皇的处境。”

    修迪斯对于宁清秋来说其实算得上是半个朋友,类似钟梵天那样的存在,只是她毕竟只是个过客,已经是在经历了多个世界之后发现的真谛,那就是不要和本土世界的人交往过深,因为那最后带来的只会是伤害,所以君子之交淡如水,她离开之后他们仍然是过得很好,过得和往日一般无二,那才是最好的结果,所以中途如果是让谁有点伤自尊的话,这也是必须要付出的代价之一,宁清秋懂得什么叫做取舍。

    修迪斯满腔的话语就是这么被咽了回去。

    也是,她从来都是最有决断的那个人,自己到底是不应该插手过多,因为那对于她来说没有任何的意义和价值,带来的反而是烦恼,很多事情给他说了,其实并不是好事儿,他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教派的利益受损,但是也不可能就是这么放任宁清秋陷入危险,这是不受控制的,所以凯文一旦是和她有了冲突,修迪斯就是坐不住了,明知道现在他的一举一动代表的信号都是不同于以往的。

    等到教皇也问起她这个问题的时候,宁清秋简直是无奈的笑了。

    “我说,凯文在你们万灵教派到底是什么样的洪水猛兽?竟然是能够让你们这么的被动?我看你们对待他的忌惮,远远超过了阿尔蒂法和埃塞,显然,不符合常理啊。”

    不过也很有道理就是了,派系的分裂永远都是内部开始,而且迅猛无比,比起外在的打击都是要简单直接得多。

    狄索淡淡的笑了笑:“这就是世俗的权力争夺,稍微踏错一步,那就是万丈深渊。”

    宁清秋不再说话。

    “你是不是找到了带走她的办法?”狄索突然问道。

    宁清秋讶异的看他一眼,一直以来她很清楚狄索对于自己的目的心知肚明,不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就像是他作为父亲和教皇两个身份带来的在迪雅这件事上的矛盾一般。

    没想到对方竟然是直接的揭破了这一层窗户纸。

    她顿了顿:“我认为,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这样对谁都是最好的结果,而且我要提醒你一下,凯文对于迪雅的事情一清二楚,你是不是应该整顿一下云端殿了?”

    若非亲近的心腹,无人可以得知这件事。

    若是云端殿都是成为了筛子,那么就是不知道教皇还能不能在里面安心的闭关,宁清秋换位思考一下,都是觉得不寒而栗,背后发凉。

    这岂不是就像是半夜睡觉不知不觉的都是可能被人摘了脑袋?

    真的要是那样的话,就是彻底的疯魔了。

    狄索却还能如此的镇定。

    他说:“我并非不知道,只是有的事儿,我只能看着,不能直接阻止,因为争斗一旦是开始,那就是永无休止。”

    

    [乡村小说网]百度搜索“www.123d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