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 > 宋缔 > 天戴其苍,地履其黄第一千九百二十章鱼饵也消失了
  裴大壮被巴腾那会馆的人引进了会馆之中,大量的热饮子对于在秋风萧瑟的早晨中做完礼拜的塞尔柱人来说实在是一杯享受的饮品。

    塞尔柱人不光会礼拜,会为他们的安拉祈祷,更会享受生活,他们的财富并不少,大宋的朝廷也没有抄没他的财富。

    商品已经基本上卖完,而买来的货物没有机会运回塞尔柱,所以现在的塞尔柱商贾相当清闲,难得清闲下来的他们便集中在了巴腾那会馆。

    这一举动使得大宋的官员非常赞同,居住在一起总比散落在神都城的各处要好得多,而且塞尔柱商贾用他们的行动向大宋证明他们是无辜的,没有参与到这场战争之中。

    眼下什么都不做才是最好的选择,塞尔柱商贾并不傻,但他们当中大多数人不知道,有人在背地里做着并不干净的事情。

    收买大宋的人就是最好的选择,虽然有风险,但其中的利益却大于风险,说不定一个重要的情报就会使得战场上的局势发生转变。

    裴大壮是一个训练有素的奸细,这一点塞尔柱人很清楚,这个人看着傻傻的,却有相当高超的伪装才能,最关键的是这人要钱不要命!

    一次“贩卖”情报的偶然机会,塞尔柱人在他滚烫的热饮中掉下了一块金叶子,裴大壮在翻滚的热饮子铜锅中捞起了一枚金叶子,整个手都被烫伤。

    于是掉进热汤的金叶子越来越多…………结果却被他全部捞了出来,因为会馆的会长说了,连他的铜锅一起买了,所以他只能下手去捞,而不能把铜锅带走。

    严重的烫伤使得的他的手已经无法握紧,这双手几乎算是残废了,由此可见这个人有多么的爱钱。

    也就是从那一次开始,塞尔柱人相信这个情报贩子是个贪财到连魔鬼都敢交易的人,只要这个人贪财,就不怕他出卖自己。

    塞尔柱商贾有的是钱,这些钱也许相对宋帝国的朝廷来说不算什么,可相对于收买一个裴大壮却是完全足够的。

    裴大壮的身份很不一般,他是鸿胪寺卿向言家的仆从,鸿胪寺是大宋负责接待各国使者的官衙,眼下要想知道约翰此行的目的就能够猜测到他在闯围之后与大宋皇帝之间的密谈的是什么。

    当然还有一个更为简单的办法,就是在这个时候出城,劫杀绑架约翰,但这么作的风险太大,塞尔柱人承担不起。

    巨大的铜锅被架设起来,虽然是挑着担子,可裴大壮身材高大,所以他的担子上挂着的铜锅要比一般了家的大得多。

    更大便能买更长一段时间,也能赚取更多的钱,这是一个简单的道理。

    在进入巴腾那会馆之后,这里的商人便带领所有人开始饮用裴大壮的热饮子,这么长时间下来,他们对裴大壮的热饮子早已习惯,甚至不喝一点就不会舒坦的感觉。

    所以大多数商贾对裴大壮的到来并没有上面意外,即便是他们在神都城中的名声不好,但只要有钱还是会有许多东西的。

    一个塞尔柱老管事上前,拉扯裴大壮道:“来吧!算你今天运气好,会馆的主人见你还能往我们塞尔柱会馆送热饮子,心中念着你的好,让你去厅堂之中领赏钱!”

    裴大壮的脸立刻便笑开了花,连忙打上一碗热饮递给了这个老管事:“多谢您了!这是您的热饮,加上了一点葡萄干,味道绝妙!”

    老管事笑了笑便端过热饮喝了起来,而此时的裴大壮早已向厅堂所在窜了过去,一路上路过的塞尔柱人脸上挂着同样的笑容,不屑……

    谁不知道他是冲着丰厚的赏钱才送热饮过来的,一般的宋人早已把他们当作是瘟神一样躲避。

    只有贪财的人才不怕和他们有沾染,因为这些人都是烂命一条。

    进了会馆最大的厅堂,裴大壮并没有看到会馆的主人阿勒厮,而是瞧见了阿勒厮的贴身武士,这个男人他早就见过,说实话任何人见过他一面都不会忘记他的容貌。

    一个俊俏到连春风楼的姐儿都羞愧的男人…………

    但裴大壮不敢在他的脸上停留,这个男人的恐怖他是见识过的,一柄弯刀几乎使得出神入化,手起刀落便能轻松的砍断一根粗壮的条石。

    那男人对边上的一排排的书架摸了摸,很快一个地窖便出现了,在神都城有钱人家往往会挖一个地窖,用以储存贵重的东西。

    地窖和冰窖不一样,地窖更为结实隐蔽,也更难以被发现,想通过敲击的方式发现几乎没有可能,因为地窖的门也是厚实的条石制成。

    地窖中已经有光亮了,裴大壮自然毫不犹疑的下去,他知道眼下是一个考验,也是他进入皇城司最后的机会了,一旦通过,皇城司的人便会给自己正式的官身,自己再也不是那个要钱不要命的裴大壮!

    “贵人,小的来了,并且带来了一些重要的消息。”

    身处营营长的阿勒厮缓缓开口道:“今日你为何如此痛快,往日里你可都是坐地起价,不断的要更多的钱财。”

    裴大壮笑道:“瞧您这话说的,我今日如此痛快还不是您已经告诉我价钱会涨了吗?您的管事可是说了,要给我丰厚的赏赐,给您的情报是我用命换的,而您的赏赐…………”

    阿勒厮的斗篷微微点了点:“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和你做交易吗?因为你是个聪明人,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该要什么不该要!”

    稍稍顿了一下阿勒厮揭开斗篷,露出他满头花白的头发和胡须道:“说吧,把你的消息都说出来,我一定会给你一个好价格!”

    裴大壮点头凑近阿勒厮:“我从花园中听到了向言和别人的对话,说的是大秦人皇帝的国书来的有些晚,一个君王居然在如此大事前当断不断,实在是没有君王的魄力!”

    裴大壮的话让阿勒厮眯起了眼睛,点头又再次问到:“还说起过什么?”

    裴大壮装作努力回忆的模样,使得边上的阿勒厮恶心的喝骂道:“快说,你就靠这点情报赚钱,还能忘记了不成?我价钱翻倍便是!”

    即便是被当场拆穿,裴大壮也没有丝毫脸红:“还说一句话:“东西两路出兵,定能夹击敌寇”!”

    阿勒厮的眼睛微微眯起,点头道:“很好!米乐尔给他钱!”

    裴大壮得到的不是钱,而是一柄刀,或者准确的来说是一柄刀尖透过他胸口的刀!

    

    [乡村小说网]百度搜索“www.123d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