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 > 圣武称尊 > 正文卷第一千一百零八章难缠的玄冥毒
  犹如本能反应一般,楚天身形迅疾上前,将静雪软软倒下的娇躯拥入怀中,触手异常的冰凉,仿佛他抱着的并非一个玉人儿,而是一块晶莹的冰块似的。

    她曾微笑着说她心里有数的。

    她说必须心无旁骛,不让他说话,原来是不想被看出她的窘境啊。

    楚天莫名就想起先前在碧涛剑宗遗迹,他替静雪疗伤时,为她捕猎野鸽做鸽子汤多放了盐,然而她喝着那能把人咸死的汤还一脸幸福的样子,也不知怎的,他心里就有些酸。

    她怎么会这么傻?

    楚天不由自主呢喃出声,声音却异常的温柔:“笨蛋。”

    静雪原本娇躯冰凉,绝美俏脸上都有着一抹诡异的蓝,情况十分严重,但闻言亮晶晶美眸里不由露出怨怼之色:“我说...”

    “啊?”

    “你能不能把这称...称呼改了,人家不想被...你这么称呼。”静雪不无委屈地道。

    楚天听了想笑,但迫于此时情景,终于露出一抹介于哭和笑之间的表情。

    他和静雪交换了位置,让她盘坐在前,他在后,伸出双手,按在其后背要穴上,将自身元气渡入进去,同时将心神沉入其体内查看情况,并将神丹的镇压之力尽数发挥。

    楚天虽然没有静雪那等玄奥的手段,但他凝聚的乃是由玄碎诀修来的镇狱神丹,向来擅长镇压各类异种能量,能使其在自己和别人体内都不能作祟。

    在红枫谷修炼时消除灵瀑对内丹的压迫,因此能在踏入凝丹境不久,就在五星区域修炼,惊呆了唐阴阳、吕婉儿等一众大佬的眼睛。

    当时他修为只有一转凝丹,现在他早已踏入金丹圆满,而且金丹进行了三分之二的无暇化,其调用的元气之雄浑和镇压之力的层次都远非先前可比。

    楚天感知敏锐,不难察觉到那寒毒依附在静雪体内的几处要穴上,所占据的穴位虽然不多,却也使他骇然失色,这些穴位极为重要,在经脉中占据枢纽位置,其中任何一处出问题,都足以致命,令伊人香消玉殒。

    他连忙小心翼翼催动元气和镇压之力,向藏在某处要穴的寒毒镇压过去。

    镇狱神丹是可镇压万物,但一切神功,都要看使用者的层次。

    楚天虽然实力不弱,但以他现在的能耐,和屹立于东圣域年轻一代巅峰层次,邪剑宗万千俊杰第一人的司玄相比,依然没有丝毫可比性。

    因此,即便他倾尽所能,也无法奈何寒毒,反而因为他的镇压,寒毒在要**更深入了。

    这让楚天悚然一惊,不敢再度进行尝试。

    寒毒越深入,彻底发作的时期就越快,如果继续镇压寒毒,那就相当于把静雪往死亡的关口上推。

    楚天有种有力使不上的感觉,感到一筹莫展。

    “这杨鬼实力在传奇级算不得强,但这自爆之术怎如此难缠?可恶的家伙。”他急了,心里暗暗叫骂。

    但他知道这种行为无济于事,漫说杨鬼已死,就算其还活着,对付他也对拯救静雪毫无帮助。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帮静雪驱除体内寒毒。

    沉吟间,他额前开启妖异的血色瞳孔,血妖瞳中浮现出一道似能窥探一切的瞳纹,正是洞虚纹。

    即便洞虚纹,也有等级之别,此时他实力进步迅猛,又全力而为,纹路比刚凝聚此纹时繁复许多,其功效自也更加显著了。

    在更高级洞虚纹的作用下,寒毒在静雪体内盘踞的情况以量化的形式进入楚天脑海。

    楚天非但明白了静雪现今的状况,也明白了这状况的由来。

    大部分的寒毒都被静雪以玄奥手法拔出,剩下的寒毒百不存一,却俱趁着静雪心无旁骛替楚天拔毒时,向她体内入侵,并侵入各大要穴。

    静雪拔毒的手法独到,因此尽管她心无旁骛拔毒,对自己的身体毫不设防,但入侵的寒毒亦极为有限,导致了暂时不会像在楚天刚才体内一样立即发作。

    她之所以会倒下,并不只是因为现在的寒毒有多么可怕,而是她耗费元气替楚天疗伤,整整五个时辰,即便她底蕴深厚,远非同级强者可比,也绝对扛不住,身体虚弱得很,比常人都不如,自然会脱力倒下了。

    若寒毒彻底发作,那就是陨落之时,绝非今日那般简单。

    但这并不是说静雪无碍,相反她情况十分严重。

    司玄的玄冥毒也被其他俊杰戏称为“春风化雨,润物细无声”,其精髓就是丝丝缕缕,无孔不入,若是除恶不尽,哪怕剩下头发丝一样细的,微不足道的一缕寒毒,如果发作一样能夺人性命。

    而且,此毒诡异莫测,如蚂蟥一把无孔不入,一旦遭遇不可抵抗之力,亦是七躲八躲,在体内深深潜伏,令人难以寻觅,即便被寻觅到了,也保不定会提前预判逃脱,像滑不留手的泥鳅,不是一般的难缠。

    这正是司玄的恐怖之处。

    试想一下,只是一丝丝的寒毒,就有这般可怖功效,如果面对其本尊,又该遭遇何等的危险。

    有玄冥毒的帮助,一般的炼神阶段强者,在司玄手中根本不堪一击。

    当然,像林无双,罹炎,天禅,冰瑶,花灵鹤这样的天骄,各有了不得的手段,绝对没有一个是简单的,并没有那么容易对付,因此才能和司玄分庭抗议,被并列排在东圣域年轻一代的巅峰层次。

    像司玄,其屹立在这个层次的资本,就是其修炼的诡异莫测的玄冥毒了。

    总归,玄冥毒盘踞在几个要穴深处,虽因分量大减,暂无姓名之忧,却因为藏得深更加难缠,若保持现有情况,毒发身亡是迟早的事。

    洞虚纹神奇的洞察之效下,楚天对此亦有精准判断。

    “如果不能得到有效救治,小静只有七天可活。”

    他既感静雪境况之危,又痛恨自己无用,对在其体内根深蒂固的寒毒束手无策,想到伤感处,难免悲从心来,银瞳中怔怔地落下泪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时。

    即便英雄,也未免有气短伤感之时。

    静雪不禁恢复了些气力,取出锦帕帮楚天擦着眼泪,看着他伤心的样子,梦幻般的美目浮现出一抹温柔,她用清晰的声音轻声道:“天哥,不要难过哦,你难过,小静也会难过的。”

    两人四目相对,一股哀伤的气氛在空气里滋生,风儿午夜起来,连和煦的晨光都似变得沁凉起来。

    仿佛连此间天地都为即将发生的不好结局感伤。

    楚天忽然灵机一动。

    他和静雪凝视时,才想起刚才静雪帮他拔毒时的玄奥手法。

    他虽不懂这手法,但小静知道啊,若从她那里学会了,难道害怕对付不了那可恶的寒毒啊。

    “我真的是个笨蛋啊。”绝望之中,终于看到一线希望,宛如从谷底重回天堂,大悲大喜之下,楚天忽的长身而起,挺拔身躯颤抖,不由喜极而泣。

    他意志刚强,信念坚定,如果事情发生在他自己身上,就算面临必死之局,也绝对不会这么冲动。

    但此时不管如何努力都抑制不住泪水潮涌。

    他泪如潮涌,晶莹的泪珠一滴滴洒落下来,滋润着脚下的大地。

    静雪虽然体内寒毒未除,但过了这段时间,多少恢复了些体力,已有了支撑自我的气力,美目看向楚天,疑惑道:“哥哥?”

    楚天自己擦去泪水,一时顾不上在静雪面前失态,连向静雪问道:“小静,你刚才帮我拔毒的手法,能交给我吗?”

    静雪秒懂了他的意思,眨巴了下美眸,肯定地轻点螓首。

    楚天心下狂喜,双拳都激动得紧握。

    小静她,有救了。

    

    [乡村小说网]百度搜索“www.123d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