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 > 三国处处开外挂 > 第744章袁绍又吐血了
  “涿县以经拿下,此战消灭以郭图、袁尚为主的涿郡冀州兵马,可惜让张颌逃去了安次城,希望奉孝那里能快些结束战事,如此幽州之战也能早些地画上句号。”

    许定看到程昱这里配了几幅夜战的图片,脸上的笑意更加浓郁。

    涿县以拿下,大军团可以围困袁绍了。

    袁绍的旁枝未干越减越少。

    幽州战事也到了该完结的时候。

    许定与公孙瓒带着骑兵到了潞县,然后往昌平、军都城而去。

    等到快到昌平的时候,荀攸那边以传来消息,军都城被他偷袭了。

    幽州王松、刘放二人密谋开城接应了荀攸。

    荀攸、田宇、公孙越等人领军杀入军都城与袁军马延、张、牵招等人在城内大战血拼。

    最终田宇斩敌将张,牵招重伤公孙越,袁军败退出军都城,退到了昌平。

    双方在城内的损失基本上差不多,东莱军以收复城池而小胜一把。

    “走,我们去昌平城!”

    既然军都城收复了,那就直接攻打昌平吧。

    所以许定带着公孙瓒两支骑兵浩浩荡荡杀到了昌平城下。

    此时昌平城一片惊慌,败退进城的马延、牵招二人有些惶恐。

    北上攻打居庸关任务失败,还丢了军都城,一面他们大骂王松背叛,一面又在城内积极寻找许攸。

    “报!两位将军,在收到军都城失守的时候,军师带了二百人出城了,说是去支援两位将军,军师此去一直未归,我们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听完这个消息后马延、牵招二人傻眼了。

    许攸出城了。

    他带二百人去救援,这不是扯蛋吗?

    这二百人是会飞还是个个猛将无敌。

    就这点兵力不够塞牙缝的。

    “现在怎么办,许军师不知去向,生死未卜,荀攸很快就会南下,昌平城恐难以保全。”马延问道。

    牵招道:“先将此事报给主公吧,在派点人去找找,必须找到许军师,毕竟多一人多一个办法,许攸对荀攸也熟悉,知道怎么对付他。”

    二人正说话之间,只听又有人来报。

    “报!两位将,大事不好,从东面杀来一支铁骑,约莫两万之众,浩浩荡荡。”

    两万的骑兵!

    丝!

    马延、牵招二人到吸了一口气。

    看来颜良与许定之间的较量有结果了。

    颜良的骑兵恐怕没有这么多,多半是输了,或者逃走了。

    很快许定与公孙瓒的铁骑杀到了东城门下。

    看到东莱军的旗帜,马延、牵招二人露出一丝苦笑。

    果真是如此,威海侯许定与公孙瓒来了。

    “城上的守军听着,颜良以死,军都城以下,你们没有任何的援军了,不要做无畏的抵抗了,速速投降,现在你冀州大军只剩下蓟县与昌平两座城池在手里,如果蓟县攻破,你们昌平成就算是投降都晚了。”

    “什么?我冀州大军只剩两座城池了?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马延、牵招二人有些不相信。

    偌大的幽州,他们曾席卷大半,结果现在只剩蓟县与昌平城了。

    冀州大军人才济济,兵马众多,打得只剩下这么一点了。

    连颜良都死了。

    昌平城内的袁军一直议论纷纷,感觉有种大难临头之感。

    “既然侯爷来了,可否请侯爷出来叙话。”牵招突然抬头问道。

    许定催马出阵,近到一箭之地道:“你是何人?想问本侯什么问题。”

    “我乃冀州牵招见过侯爷,不知侯爷所言是否属实,颜良将军真的以经战死,我冀州在其它各城均以失守?”牵招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问这个,不过还是说了。

    许定拜拜手,身后军队有一骑奔出,然后将一个木盒打开放在城门之下,这才退了回来。

    木盒之中赫然就是颜良那血淋漓的人头。

    要多狰狞恐怖有多狰狞恐怖。

    “涿县以被我军攻下近两日了,郭图、袁尚等人皆以战死,只有张颌未在城内逃脱了,此时我各大军齐聚蓟县,明后日就该发动总攻了,你们觉得袁绍凭借着蓟县城内那可怜的一点兵马,跟不堪大用的将领能挡得下我军的兵锋吗?”许定催马调头丢下一句:

    “给你们半日的时间考虑,你们可以投降,我优抚你们。你们也可以弃城去蓟县,我不追击,算你们送城免了昌平城一场兵戈灾害。如果你们继续死守,那我军将不收一个俘虏,全数击杀。”

    许定返回军阵,然后近两万的铁骑退了二十里,消失在马延、牵招等人的视线之内。

    许定一走,城内就像是炸了锅一般,各种意见各种看法倒豆子一样的滚出。

    马延、牵招二人对视良久,马延道:“威海侯名声在外,一诺千金,想来不会骗我们,我冀州大军可能真的……”

    马延实在说不下去了,重重一叹。

    牵招一掌拍在了墙垛上。

    冀州军团就这样没了吗?

    就这样一个个被瓦解了?

    牵招闭上眼,想了许久,在眼开,然后转过身来看向马延:“你的决定?”

    马延犹豫了一下,这才有开口道:“我想降,以兄弟们谋条活路!大势以去……哎!”

    连许攸都提前跑了,我们还打什么?

    马延也不是笨蛋,许攸的反常很容易联想到什么?

    牵招走过去伸出手与马延重重一握,然后道:“这里就交给你了,我去送主公最后一程,如果战死请帮我上一柱香,如果不幸活下来,希望我们能在同帐效命。”

    “珍重,向我替主公说声抱歉,马延有愧。”马延重重点头,然后将脸扭向一边。

    半个时辰后,牵招领着本部向南走了。

    又半个时辰后,马延命人打开了东城门,撤掉了冀州的大旗。

    很快许定与公孙瓒领军缓兵而至,然后徐徐入城。

    昌平城下,马延降,许定兵不血刃取下昌平。

    当然许定信守诺言,没有派兵追击牵招,而是第二天才领军南下奔向蓟县。

    马延投降的时候,文丑领着残部也到了蓟县,然后从西边进了城。

    袁绍闻言先是一喜,但是见过文丑,得知道他只带了数千残部逃到蓟县,神色又黯淡了。

    接着牵招兵马南撤进蓟县,更是给袁绍本就不多的自信心一个大冲击。

    许攸这个混蛋竟然提前跑了,这家伙竟然是想溜,根本不是想为他谋躲居庸关。

    “噗……”

    袁绍听完昌平城失守,马延投降、颜良战死,一口老血在也忍不住喷了出来,然后晕厥了过去。

    等他好不容易醒来,看到面露犹豫踟蹰的崔中平,有气无力道:“还有什么坏消息,一并说了吧。”

    崔中平道:“刚刚收到确切的消息,涿县是被程昱偷袭得手了,公则与三公子皆战死,安次城……“

    “噗!”

    袁绍又是一口闷血吐出,然后又晕迷了过去。

    

    [乡村小说网]百度搜索“www.123d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