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 > 顾少,你命中缺我! > 第460章凉栀,你要相信我
  她知道温时越巧言令色,这种情况下说那些话,即使是假话,以大伯和爸爸的谨慎也会小心行事。

    这个婚,想马上结,怕是不可能了。

    她突然很怀念爷爷在的时候,如果爷爷还在,她跟温时越,一定不会变成现在这样吧。

    如果爷爷还在,他们也许已经结了婚,即使温时越不爱她,也一定会对她特别好。

    未来,他们会有孩子出生,会是很幸福的一家。

    她愿意在这种所谓哪怕虚假的幸福中过一辈子,她愿意的。

    韩娉婷沉了口气,看向自己的大伯和父亲,说:“爸,大伯,对不起,你们考虑的很对,是我……是我太任性了,我听从你们的安排,婚……暂时不结了……”

    韩文强看着女儿都哭了,很是心疼,说:“娉婷,别这样,爸爸知道你是太喜欢阿越了……放心,顾少卿这人,也是不会允许自己的未婚妻心里还想着别的女人的,盛凉栀若真的想利用顾少卿报复阿越,无疑是在玩火,所以等过段时间,一切稍稍平息一点,我们再商量你跟阿越的婚事……!”

    韩文刚也说:“是啊,娉婷,你放心,我看顾海峰对这个盛凉栀是很不满意的,估计她这个未婚妻的座位也坐不太久,顾少卿就算再喜欢她,又有多大机会可以迎她入门?我看着几率很小,未来要么继续当顾少卿的地下人,要么,就是分手的结局……分手不用说,压根威胁不到你,就算成了地下人,到时候顾少卿娶了正经的妻子,自然有人帮你对付盛凉栀,你也可以高枕无忧的嫁给阿越,好好过日子了!”

    韩娉婷看着两个长辈,心里滋味莫名,但盛凉栀,也就是余悠悠,对温时越的感情,她其实也不太确定。

    但是有一点她却是肯定的。

    余悠悠离开S市五年,现在回来,面对着被温时越姐弟夺走的家,必然是要展开报复的。

    至少是要夺回的。

    她会接近顾少卿,跟顾少卿纠缠不清,也一定是为了这个目的。

    这种时候,她如果跟温时越订婚,的确会被连累。

    她其实不怕连累,但她不能拖累韩家和韩氏。

    因为如果韩家倒了,韩氏没了,不管温时越未来变成什么样,都一定一定,不可能要她了。

    ……

    凉栀和顾少卿一起去了孤儿院,可巧信明月也在,她周五下午就过去了。

    看见两个人来,特别高兴。

    自然高兴,顾少卿来,可就是来送钱的啊,那都是真金白银的钱,不是虚的。

    中午一块吃饭时,凉栀和信明月聊天,信明月性格开朗,人也很幽默,凉栀剩下的那点坏心情,瞬间全没。

    信明月还为两个人准备了订婚礼物。

    倒不是什么特别的礼物,就是组织孤儿院的孩子们,为他俩长了一首歌。

    歌名叫:《今天你要嫁给我》。

    凉栀觉得信明月胡来,这才订婚,还没结婚呢,怎么就《今天你要嫁给我》了。

    信明月说:“按照顾少的速度,三个月订婚,再过两个月,你们差不多就可以结婚了,是吧,顾少?”

    顾少卿坐在一边,微笑着看了一眼凉栀,点头:“恩,是。”

    信明月立马说:“看吧看吧,我就说顾少已经计划跟你结婚了,指不定现在脑子里已经开始预谋求婚了……”

    凉栀脸红的轻咳一声,怎么说呢?顾少卿此前还真的有意无意提起过几次结婚的事儿……

    应该,不是完全开玩笑吧!

    正在这时,一阵手机铃声传来,是顾少卿的手机。

    顾少卿起身道:“陈弈打来的,你们聊,我去接一下。”

    凉栀点点头,顾少卿就去了。

    信明月小声问凉栀:“喂,顾少和那个猥……和那个陈先生,关系很好吗?”

    凉栀道:“肯定的啊,不但他们关系好,他们家人之间的关系也好,好像小时候也是一起长大的……”

    信明月点点头:“那肯定是关系好了,那么多年的情分……”

    凉栀眨眼睛:“你问这个做什么?”

    信明月道:“还能有什么啊?我就是觉得那个陈先生,不像是个好人,顾少应该离他远一点,要知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别到时候他将顾少给教坏了……”

    凉栀轻咳一声:“怎么会,陈先生他……挺好的啊!”

    “好什么啊……”信明月说:“凉栀,你要相信我,我看人是很准的,这陈弈,真的有点问题,而且他开酒吧的,整天在那种灯红酒绿的环境中,能不被影响点啥吗?”

    凉栀说:“那个……也还好吧,我看他的酒吧挺正规的。”

    “越是看起来正规,就越是有问题……你看言情里,乱七八糟的事情都是在酒吧发生,为什么啊?自然是大家都知道那里是很乱的场合啊……”

    凉栀不知道怎么说了,觉得信明月对陈弈的成见,似乎有点深啊!

    凉栀缓了口呼吸,才说:“我觉得……应该没有你想的那么差,你说的啊,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也许陈先生他……他被少卿带一下,就好了呢!”

    信明月眨眨眼:“对哦,你这么说好像也有点道理……”

    凉栀干笑:“对啊……所以任何事情都有相对性,影响也是相互的啊……”

    信明月道:“就算是这样,我觉得顾少还是少跟陈先生接触吧,顾少这么大的腕儿,朋友肯定也很多,多跟一些正经人交朋友不好吗?别忘了那个陈弈还有偷窥癖……”

    凉栀:“……”

    实在不知道怎么说了。

    就是觉得,有点儿对不起陈弈!

    而彼时,正在跟顾少卿打电话的陈弈,忍不住打了好几个喷嚏。

    顾少卿还以为他感冒了。

    陈弈道:“我哪里是感冒了,就是鼻子突然很痒……阿嚏……算了,我能跟你说的就只有这些,但现在的情况是,那温时越都找到我这弈站门口了,还指明了要见我,我是去见,还是不见……”

    顾少卿微微眯了眯眼,目光看着不远处的风景,片刻后淡淡说了四个字:“祝你好运。”

    陈弈一怔,意思是:见吗?!

    

    [乡村小说网]百度搜索“www.123d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