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 > 对着剑说 > 正文卷第四百一十四章共同的誓言
  “守护城的战士,还有像你这么懦弱怕死的?你看看,这么多的人都不惧生死的倒下了。你作为孤王旗下付出最多心血培养的混沌剑客,刚来混战之地的第一份回报,就让人笑掉大牙!别人会说:孤王旗下的都是怕死的废物吗?”

    “正因为是孤王旗下,所以我们加倍珍惜孤王的付出。他一个人拼杀至今很不容易,像他自己所说,许多旁人眼里的奇迹,也只是他走运成了拼命之后恰好能够活着的那个人而已。孤王为我们付出许多心血,我们的战死,必须对得起自己,对得起孤王。跟杀戮千影继续打下去,只是白白送死,毫无意义,更甚至这也不是玄衣王将交待的命令。”蝴蝶剑面对李天照母亲的指责,并不退缩,也不害怕。

    “好、好!天照如果知道你是如此懦弱惜命的战士,看看他会怎么想!”李天照的母亲本来对蝴蝶剑的印象很好,觉得她是出身、情况都类似的女战士,此刻好感全无,只剩鄙夷。

    蝴蝶剑寻思着不能因为自己让孤王为难,而且这样的情况,也不只会是今天,还不如她就当个恶人把李天照的娘彻底得罪算了,若能从此开个头让她别在插手孤王旗下千杀派系战士的事情,那也值得!

    于是蝴蝶剑就语气生硬的说:“我们是孤王旗下,本来也只对孤王的命令负责,旁人怎么看怎么想,不是我们需要考虑的事情。您是孤王的母亲没错,但也没权力对我们发号施令,更没道理教我们怎么当战士。用现在大家流行的划分办法,我是真万战将,您是战时万战将,即使不需要对我保有更多尊重,至少也没有战时万战将在真万战将面前傲慢的理由,还请适可而止。”

    蝴蝶剑说完,故意不理会李天照母亲的反应,恶人当也当了,反正看情况,她不当这个恶人,李天照的母亲也一样鄙夷憎恶她了,当恶人还能替李天照分担点麻烦。

    “就算你蝴蝶剑是混沌剑客,就凭你的懦弱怕死,玄天武王座下的战士就都看不起你!”李天照的娘很是生气,所谓真金不怕火炼,真正的战士敢于直面生死,今日在生死考验面前,陈皮不负过往之勇,蝴蝶剑也是虚有其表!

    蝴蝶剑不跟她继续争论,径自领了守护城的战士走开一旁。

    她见石天龙既不插话,也没跟着走,知道他不想得罪李天照的娘,也就没招呼夺风城的战士。

    李天照父亲和一些老伙计们劝解了几句,有人就说:“还是先给大家伙收拾遗体吧!”

    一句话,让李天照的娘眼里含泪,满怀悲痛。

    相较之下,陈皮在内、剩下的那些老战士们,其实早已经体会过许多次朝夕相处的战友死去的伤痛,于是哀伤还有,却已经不是那种在胸膛里激荡的悲伤了,因为身体里藏纳的死别哀痛有许多,可一个人的痛苦体验有其极限,被许多死去的朋友等分的越多,单独一份的悲伤自然就显得淡些。

    李天照的娘在土堆前难过了许久,陈皮忍不住劝说:“回去吧。”

    “你不要说话!陈皮你变的太让人失望了!”李天照的娘一句话说的陈皮只好闭上嘴,旁的一个老伙计就说:“走吧,该回去复命。逝者已矣,我们活着的人得化悲痛为继续积极战斗的力量。”

    “那个女人——云首杀戮千影,早晚会杀了她!就算我杀不了她,也还有天照为你们报仇雪恨!”李天照的娘拔剑出来,陈皮见状急忙一把抓着她手,急问道:“你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当然是立剑誓!十一个老伙计,全死在那女人手上!这样的仇恨还能不立剑誓吗?你们不敢里,我敢!”李天照的娘挣扎着要拔剑,却被好几个人拦着,李天照的父亲也恼火,可是觉得,不至于到立剑誓的程度。

    “你们别拦着我!不立剑誓,不足以坚定复仇之决心!”李天照的娘很是恼火,陈皮见她如此,实在忍无可忍了,斥责说:“你想立剑誓,那就立个此生一定把老伙计们都死而复生的剑誓!复仇杀敌算什么本事?有本事把他们都复活啊!像李天照那样,把你们都复活了!那才叫本事!”

    一句话,让李天照的母亲整个人僵住,好似所有的力气都被抽干。

    她突然冷静了许多,陈皮说的对,比起报仇,最有意义的是让老伙计们死而复生。

    可是,这么多老伙计的命,她怎么可能挣的出那么多功绩,让大家伙都死而复生?

    十一个战士万战将战印的老伙计啊!

    那得多少功绩?

    众人感觉她冷静下来了,这才送松开了手。

    陈皮沉声道:“你的命是孤王拼命杀敌积攒的功绩换回来的,可我们谁有本事救得活哪怕一个老伙计的命啊?战士是不该怕死,但我就觉得今天他们死的不值当!我们今天,本来应该还在城里到处逛,了解这地方,喝着这里的酒,吃着这里的肉,畅谈着将来的打算……”

    “你是怪我不该带大家参加这场战斗?”李天照的娘听明白了,很是生气。

    “没人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相信孤王和玄衣王将也不会料到,否则的话,也不会让我们来。这怪不了谁,我只是说,战士不该怕死,但也不能事事都去‘求死’!”陈皮满腹的话,最终还是觉得说不明白。

    “好!是我带的头,责任我不会推卸!战死的活计的命,我们夫妻将来挣了功绩,把他们一个个的都复活!”李天照的娘说着,又举剑面前,旁人见状,这次却不阻拦了,反正这样的剑誓,又没有危害,只是坚定决心。

    李天照的娘横剑面前,立下剑誓,末了,收剑入鞘道:“我儿天照有本事复活我们夫妻,我们难道就没本事复活战死的老伙计?现在是大战的时期,多少人战士的功绩都突飞猛进,不能用常理计算,杀敌的机会多的是,不是没有可能办到!”

    陈皮没想到李天照的娘如此有勇气,原本那些话是想让她认清现实,明白生命的珍贵,人死容易,死而复生却难的很。但是,李天照的娘如此积极,陈皮却也不禁觉得,这等的坚持自信,让人敬服,于是就说:“好!既然你们有这样的勇气,那就少不了我一份!从今以后,只要是救老伙计的事情,花费功绩就有我一份!”

    余下的几个人面面相觑,一时也被他们的誓言感染,纷纷表态道:“还有我一份!”

    “算我一份!”

    “怎么能少了我的一份?”

    “还有我!”

    “一个都不拉下!”

    一众人立下共同的许诺,在十一个战士的朋友的坟前。

    他们面面相觑,看着个人脸上的信心,眼里的坚定,一时间,胸膛里都激荡着热情。

    李天照的娘对陈皮也突然没了不满,陈皮还是当年的陈皮,虽然战斗的时候想法有点不同了,但他还是他,还是那个,可靠的战友。

    李天照的父亲觉得这样才对,这样才好,于是说:“要救老伙计,先得成为王将,大家伙就先朝着这个目标一块杀敌立功吧!”

    “杀尽大地狗!换我王将功!”陈皮一声大吼,用上了这里战士对大地武王的人的称谓。

    李天照的父母和旁的几个老战士纷纷高喊道:“杀尽大地狗!换我王将功!”

    夜风吹着,窗外吹入的都是凉意。

    云暮烟立在窗边,突然想起西月之地的时候,李天照夜里翻窗寻她的事情,而后,不自觉的面露会心一笑……

    紧接着,却又想起白日里,李天照母亲那仇恨的目光,还有悲愤的怒吼……

    云暮烟懂那种悲愤,就如她去到时,看见那么多孤行人被屠杀的心情,或许,更甚……

    因为今天死的那些孤行人,跟她还谈不上很熟悉。

    而她杀死的那些战士,对于李天照的母亲来说,也许就如同时是她身边的梦中游夫妻那样信任、熟悉的重要朋友。

    云暮烟望着双手,肤白如玉,长久修炼的战士手,早因为肌体的脱胎换骨而改变,没有寻常战士的那些老茧。

    可是,这双说沾染了多少鲜血?

    未来,却还会沾染更多鲜血。

    她请樵夫帮忙时,选择了血武印,因为孤行人的处境不容她能通过别的途径获取力量。

    而孤行人的处境,又注定了她的剑会沾染更多、更多、更多的鲜血。

    只有血武印,才来得及成为支撑的力量。

    云暮烟想着李天照,突然又觉得:‘如果你能在盟主城里运筹帷幄,摆脱了血武印,也很好……不,还是根本就不要与武印沾上关系的更好吧……’

    窗外涌入一阵寒风。

    云暮烟其实一阵冷寒,旋即觉得自己的念头可笑,如李天照的情况,实在难以跟武印摆脱关系,只在早晚,只能希冀会是别的,没那么辛苦的武印……

    窗外的寒风,很冷。

    李天照却已经在窗边站了许久。

    他想起西月之地与云暮烟的见面,想起一次次同去夹缝武王殿的情景……

    玄衣回来了,看他还如她刚才走时那般站在窗边,不由伸手捧着他的脸,予以温暖,轻叹说:“娘平静了些,但还念叨着报仇的事情。我好好劝了,她愿意以武王的命令为重,但还是说,等将来该收拾孤行人的时候,要孤王陪她同战。那杀戮千影厉害,将来她若没有死在旁人手里,真要我们动手的话,还真得我与孤王一起,才能十拿九稳不被她逃脱。”

    李天照依旧沉默着,什么也没说,因为他也没办法说什么。

    他既不愿意答应,也不能拒绝。

    ‘原来立场就是,不论你是首领,还是盟主,一样会会被束缚。’

    

    [乡村小说网]百度搜索“www.123d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