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 > 快穿:宿主她有点毒! > 第275章我有金手指25
  星落埋头在他脖子间,看到他红红的耳朵,皱着的眉头,伸手按了按,“咦,我惹你生气了?”

    “没有!”惜字如金的某人,心里想的是家里人太多了,真的是不应该让人随时过来串门才是。

    “我忽然觉得你对我挺好的,要不我到了合法年纪时就嫁给你好了。”

    少女笑的咯咯响,不知是开玩笑还是认真。

    林珩听得却是心里一动。

    顺着竿子往下,“好啊,那等你过了法定年龄,我们就去领证。”

    他心里美滋滋的。

    转眼就是巫比的日子。

    南北两巫对比的方式每年都是那几样。

    今年听说南边还出了个天才,据说有天赋的人,才能自证家族的传承是正统。

    所以北巫家的人才会慌了。

    巫明秀安抚着自家母亲,“妈妈,别担心,我会努力的,毕竟只有我优秀,父亲才会对我们更加重视。”

    女人拍拍她的肩膀,“其实妈妈也已经看开了,好不好都不重要,你尽力便是。”

    不重要吗?

    怎么可能。

    席雪脸色不好,几乎每天都会偷偷抽烟,自那个孩子生下后,她就染上了这可怕的派遣压力的方式。

    她不喜欢巫家,她觉得这个地方诡异又令人绝望。

    深呼吸了下,她抱紧自己。

    会场在顶级酒店举行,足够容纳很多人的到来,没有内部邀请函也无法进入。

    南北巫结怨已久,从很多年前就为了谁是正统很争吵不休。

    也不知是从哪一辈解下的孽缘。

    星落过来的时候,很多人都已经开始交流心得体会,也有巫家之外的人被邀请过来。

    所以这也是互相进步的交流会,促使大家能进取向上的一次机会。

    “星落,我去打个招呼,你要不要一起去?”

    “不了,我到边上坐一会,等比赛开始。”

    “好,那边有吃的,你想吃什么,去拿就是。”

    “恩,好的。”

    星落看着他笑着离开,径自往角落处去。

    席雪见过那个年轻的男人,是那位当红的林家人,原本说邀请不到,只能邀请林珺浩过来凑场,倒是不曾想这次居然主动过来了,

    还是陪着一个小女娃来的。

    和林家交好是必要的事。

    她几乎不作他想,就往星落的方向过去。

    “你好,你是和你男朋友一起来的?”

    席雪试探的到边上。

    星落皱眉,抬头,眼前的女人看起来已经十分苍老憔悴,厚重的粉扑让她的脸看起来十分厚重。

    “你……”

    “啪……”

    席雪手哆嗦了下,手中盛着酒的高跟杯下一秒忽的碎落在地。

    “你……你,你是谁。”

    她花容失色,连形象都没顾,像饿鬼投胎,死死扑过去,拉着星落的手。

    星落挣开,手腕被掐出青痕。

    “这位阿姨,你要做什么?”

    星落目光淡淡的。

    好家伙,这个人的靠近,令自己浑身上下都十分不舒服。

    林珩在附近,自然很快的赶到她边上,护着,“这是什么回事?”

    他皱眉。

    林珩的身份特殊,很多人不知道,但是也知晓这个男人看起来不是简单的。

    巫明秀看到自己妈妈在地上坐着,一脸狼狈,忍不住冲出来。

    “你们对我妈妈做了什么?给我道歉!”

    星落无语,“这个酒店大堂应该是有天眼的,不若让人调取监控吧,这位阿姨刚刚莫名其妙忽然飞扑过来,若不是我挣的快,手都要被掐出血了。”

    “这是误会误会,啊雪,你怎么回事?精神不好,就回去歇着。”

    巫宴出来,脸色赔笑。

    看到星落时,心下也是一整顿住。

    “是她对不对,她回来了。”

    席雪被巫家当家人喊人带走了,临走时都不忘拼命叨叨着。

    巫明秀莫名其妙,看着星落,不知为何愤怒不起来。

    她想,妈妈嘴里喃喃有词的话是什么意思。

    面前的少女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的样子,甚至比自己还柔弱,应该比自己小吧?

    她想对她生气,但是不知为何生不起气。难道是这一张类似照片中爷爷的脸。不然何以让妈妈如此失态。

    爷爷的出走是整个家的禁忌。

    是旁人不能提及的话,是妈妈抑郁的由来。

    “你是谁?如何进来参加的宴会。”

    巫明秀缓了脸色。

    从小到大,她都是冲锋陷阵,帮妈妈挡着外来所有风雨的人。

    那个不得缘见的姐姐,她自己也不知要如何对待。

    只知道爷爷带她外出诊断求医,倘若还活着,应当是幸福的吧。

    毕竟爷爷把所有爱都给了她,却把所有人包括奶奶都抛弃了。

    巫明秀也不知自己为何突然想起爷爷,大概是因为少女眉眼间和爷爷十分相像吧。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挑战今天的巫比胜出者。”

    星落抿着唇,不知在想什么,忽然就开口盯着巫明秀一字一句道。

    林珩一惊。

    外围围观的忍不住嗤笑一声,摇摇头,暗道这不知天高地厚的野丫头,也不知是不是学小两手手艺,就自以为厉害的想要试试。

    巫比是那么简单的事吗?

    心不稳者,连上台都没法子。

    这少女娇娇弱弱的,等下只怕还没上去,都得被对方的精神力压下。

    那是以心智来战神的,出了玄法算术,测算天时地利人和这些东西,还要将全世界未知神秘事件做排解,帮人卜算。又或者凶杀案还未破解的,被人求上门,也会用来做比赛题目。

    为了公平,都是两家族长一起出面出题,以确保公正。

    公平,公开。

    她?

    星落坦然自若,站在原地不卑不亢。

    大家觉得这只是一个逞强的孩子。

    不过是吹了牛皮,只等着待会怎么出糗,又或者是为了出一次风头,却不知风头也要分事情程度的。

    巫明秀微微一笑,“好,如果是我赢了巫比,我一定会接受你的挑战。”

    “不,你还没资格我和比。”

    大家觉得星落是来砸场子的。

    夏花远远的捂住脸,嘴里念念有词,“完了完了,星落那毛病又出来了。”

    对的,星落虽然有些呆,但是她骨子里是狂妄的自负的。

    而且还是很真诚的那种自负,令人想说教两句都觉得是自己的错了。

    

    [乡村小说网]百度搜索“www.123d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