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 > 反式攻略手册 > 正文卷051妙清道长6
  “什么?”污了她的清白?什么时候?她怎么不知道?

    尧光觉得自己有些幻听了!

    “他说你救他的时候仅着里衣,头发也披散着。

    姑娘家这样的话,在俗世里,确实算是没了清白。”凌虚观主面色平静地说道。

    尧光不由暗自吐舌,仅着里衣?

    里衣也是衣服好不好,又不是没穿衣服!还披头散发呢,所以说封建社会,对女人就是有了太多束缚与忌讳,做个事情也得缩手缩脚的。

    她不由想到,难道在这个时空,她要以这种莫名其妙的理由和他牵扯在一起?

    “徒儿不介意的,他不用放在心上。”尧光绷着云淡风轻的表情,不甚在意的回道。

    “可他说自己读圣贤书,就不能辱没了斯文,必要对你负责。”

    “我不要他负责!”尧光几乎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

    可实际上,她很清楚,两人若不待在一处,如何将孽缘斩断?

    现在这么说,无非借着这话,发发牢骚罢了。

    凌虚观主见妙清一脸坚决的样子,并没有意外。朝夕相处十七年,俩人实是师徒,却更甚母女。

    她知道这二徒弟是个心思极重的人,当然,这又和俗世人的心机重不同,估计知道自己是个弃婴,性格上总是有点儿阴郁,有什么事情也不爱和她这个师傅说。

    凌虚观主曾经也主动找她谈过话,问她成天苦大仇深的到底在想些什么,无奈她总是闷嘴的葫芦,什么都不愿说,和她小时特别爱哭闹的性子完全不同。

    如今,那位叫楚柘的大人,估计是看上了她这个二徒弟,她便想着,豆蔻少女有机会去过正常女人该有的生活,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毕竟,道观生活枯燥乏,没有经历过红尘洗涤,道心也无法坚定起来。

    换个话说,就是不历尽千帆,怎得心如止水?

    不过,如果妙清真不愿意,她这个做师傅的也不会勉强,道观如今日子好过了不少,徒弟们愿意守着这份清静与乏味,她也无甚意见。

    但是,该说的话,还是要说清楚。

    于是,凌虚观主语重心长地说道:“你若不愿意,为师便替你拒了那位楚大人便是。

    但为师还是希望你能再考虑一二。

    你在道观已经待了十七年了,也该出去走一走,看一看。

    为师虽不知道那位楚大人对你的真心能够维持多久,但既然他如此慎重的到我这里来求娶你,就说明了他是认真的。

    一个家世显赫,又被皇上认命的朝廷命官,单单有这分不顾世人眼光求娶你的勇气,就已经令为师对他刮目相看了。

    所以,师傅很放心将你交付与他。

    而你二人既然有了这段难得的缘分,为师觉得你就应该如做早晚课一般,放心去做一做。

    也许你现在还未心悦他,甚至以后也心悦不起来,但那又怎样呢?”凌虚似笑非笑得看着尧光,继续道:

    “无论你和他结局如何,皆是缘起缘落,你不过为自己选择了一条不同的道路去走。

    幸运了,你能在俗世成就美满婚姻,甚至子孙满堂;若是不幸,那便回来吧,这里永远是你的家,即便为师不在了,妙真成了新一任观主,她同样会敞开大门欢迎你回来。”

    “师傅……”尧光闻言,不禁有些眼眶发涩,重生这么多次,凌虚观主给她的,是最多的,也是最温暖的。

    “楚柘家世显赫,他的家人怎么可能答应他娶一个道姑做娘子。

    再说了,越是富贵人家,深宅大院里的人越不好相与。

    师傅就不怕徒儿被人欺负了去,或者被磋磨死了,再也回不来了吗?”

    “傻丫头!”凌虚观主不禁咧嘴笑了笑,“我平时教你们的术法都是无用的玩意儿吗?”

    “呃?”尧光使劲眨了眨眼睛,将快要出眶的泪水逼了回去,瓮声瓮气道:“那不都是些捉孤魂野鬼的术法吗,我……”

    “小清清!”

    突然,一根手指戳了过来,尧光被凌虚观主的偷袭弄得措手不及,哎呀一声,后知后觉地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师傅!”

    “拿去,好好看看!”

    “啪”的一声,两本线装书赫然出现在了尧光面前。

    “《归元符箓集》、《太虚阵法解要》?这不是我们以前学过的吗?”

    凌虚观主坐回自己的椅子,神情很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想要好好的活着,就把这两本书里的内容全都记到脑子里去。”

    尧光将《太虚阵法解要》放到一边,这本涉及奇门遁甲的教科书,在很早以前,就被她翻得能背下来了,可惜以前日子难过,斩妖除魔的机会完全没有,也就没有施展过她在阵法推演及运用上的理解。

    而《归元符箓集》,以前当然也是读过的,不过,那里面连篇的鬼画符,让她看得头晕,就没怎么仔细钻研。

    “小清清啊,你乘着还在观里的这两天时间,赶紧将这两本书背下来,再活学活用练练手,有哪些不懂的地方就过来问为师。

    这,也算是为师给你的嫁妆了。”

    “师傅,我去嫁人,又不是去捉鬼,学了这些,难道让我用对付鬼怪的法子去对付人么?”

    凌虚观主显然是这么想的,道:“这你就有些死板了啊小清清!虽说人鬼殊途,但为了一己之私而陷害别人,人和鬼并没有太大区别。

    为师不希望你主动招惹祸端,但当祸端临头时,你也应该立得起来,有技傍身,无需屈于人下。再者,”凌虚观主端起茶杯喝了口茶,又接着道:

    “只要不害人性命,为师准了你耀武扬威!”

    “耀武扬威?”尧光被凌虚观主如此护短的话语诱得险些忍不住掉下眼泪,她吸吸鼻子,扭捏道:“那,徒儿一定好好保管这两本册子!”

    闻言,凌虚观主眼睛一瞪,“我什么时候说过,你可以带走?”

    “呃?我不能带走吗?”尧光将书合上,一脸不解。

    “那怎么成?”凌虚观主又开始绷着脸说话:“这可是为师的立观之本,不能带出山门!”

    尧光嘴角不由一抽,应了一声,不太有那个自信能把这么多符箓全都背下来。

    凌虚观主不爱看徒弟苦瓜脸,遂安慰道:“小清清,你好好用用功,这里面的东西你要全都学会了,保管皇帝老儿都不敢欺负你!”

    尧光闻言并不怎么相信,能把皇帝给唬住?那道观为何困顿了十多年?

    于是,尧光只好应景的“啊”了一声儿。

    凌虚观主平时没怎么督促徒弟们认真学术法,这时候也不好多说什么,便挥挥手,示意妙清可以走人了。

    尧光被凌虚观主无奈的表情弄得有些过意不去,终是忍不住问道:“师傅,这书不能带走,那徒儿能不能抄录一份?”

    凌虚观主闻言,不禁挑了挑眉,“说了不能带走就是不能带走,哪儿那么多废话!”

    尧光一听,哪还不知道这是师傅应允了,赶忙保证道:“师傅请放心,这是镇观之宝,徒儿绝不会外传!”

    “去吧去吧!”凌虚观主挥挥手。

    于是,尧光一回到自己的屋子,便点燃油灯,开始誊抄起来。

    妙真进来的时候,原本还想问问她和师傅在聊什么,见人正忙着,便也歇了话头,洗漱收拾一番,躺进被窝里睡觉去了。

    …………

    按照凌虚观主的意思,尧光知道自己没有拒绝大好姻缘的理由。

    但是,她还是为楚柘直接找到凌虚观主那儿有些生气。要是换个师徒情分浅薄的观主,那是不是意味着自己的后半辈子就这么被人给随意定了下来?

    为此,第二天过了晌午,尧光送走了推卦占卜的乡民,正准备往后院走去的时候,远远看到楚柘朝这边走来,她便头也不回地躲去了菜园。

    “目标任务出现,你为什么要躲开?”雷兽跳出来,看着尧光从茅草屋里取出两只木桶和一根扁担。

    前世种种,想来都觉得烦闷,“既然他死皮赖脸地往我这里凑,我就没必要装成贤良淑女的样子惹他欢喜。”

    刚一说完,一只胳膊便出现在了尧光面前。

    “妙清道长,让在下帮你可好?”

    低沉悦耳的声音在一旁响起,楚柘一个翩翩贵公子,今天换了一身飘逸白色长袍,束白玉乌冠,腰系玄黑镶玉锦带,英姿飒爽,倒和这清修的道观格外相衬起来。

    尧光头也不抬,俯身将挂好木桶的扁担挑起来,绕过拦路的人,朝后院的水井走去。

    楚柘面色一僵,被尧光的态度弄得有些尴尬,只要讪讪地收回了手。

    “你在生气?”雷兽见楚柘错开两步跟在后面,问尧光。

    “什么时候是个头?我实在不想和这人再有任何纠缠!”尧光皱着眉头和雷兽抱怨。

    雷兽一听,圆圆的铜铃眼滴溜溜地转了两转,安慰道:“你也莫急,总要一步一步的来。你是洪荒天神,不说人界修道者,就连女娲也杀不死你。敖岸那一伙伪君子就是因为这一点,才将你的元神打散,让你丧失神力。

    所以,你要聚齐自己的元神,才能反客为主,将他们统统踩在脚下,像碾死一只蚂蚁那样灭了他们。”

    “那你呢?为什么要帮我?”尧光将扁担放下来,看似沉默着从水井里挑水上来,实则和雷兽进行了无声的对话。

    雷兽没好气地喷了两口粗气,嚷嚷道:“尧光,你真是疑心病太重了!这么久了,你还看不出来我对你没有恶意吗?

    我和你来自同一个世界,那里不只我一头凶兽,但天神却仅剩你一位了。

    在洪荒世界,我们都是你的手下败将,若不是我一着不慎被你抓去当了坐骑,你以为谁愿意陪你到这区区一个人界玩耍?

    再说了,若要对你不利,那现在岂不是动手的最好时机?我为什么要等你恢复神力才行事?”

    尧光没有再说话,转动扭轱辘将水井里舀上来的水倒进木桶里。

    接着,她又将扁担套好,朝着菜园子走去。

    “妙清道长,让在下帮你吧?”

    尧光憋着一股子邪火,对楚柘的问话不理不睬,放下扁担,拿着水瓢从木桶里舀出水,手一扬,清凉的井水便洋洋洒洒的飞向绿油油的菜叶,再滴滴答答地滑落下去,钻进土里。

    一旁的阿木有些替自家少爷不平,对着埋头干活的尧光说道:

    [乡村小说网]百度搜索“www.123d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