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 > 混在大明当老师 > 正文卷第69章为师要收一波智商税
  赵中庸走了,灰溜溜的带着龟山书院的儒生离开,至于赌约他却是接下了。

    不然的话,这口气他咽不下。

    而另一边。

    徒弟们却十分担心。

    种植白菜自己等人也付出了一番心血,但不管怎么说,一颗白菜卖上五十两银子,他们心里还是没底的。

    要是真的赌失败,那可就不是丢人的事了。

    恐怕自家师尊这辈子,都没法抬起头。

    “师尊,您真有把握吗?”

    赵秀挠了挠脑袋,不负刚刚的嚣张跋扈之色。

    徐鹏举也跟着道:“那老狗看样子就不是什么好人,说不准会在后面使坏散播谣言抹黑。”

    王贵虽然没说话,但看其神色也知道同样忧心忡忡。

    刚拜师没几天,就遇上这种事,由不得他心慌啊!

    其他人还好,都是武勋贵族,名声对其影响不大。

    但王贵是实打实的读书人,其父又是商人,最看重的就是名声。

    如果杜慎打赌失败,不仅负荆请罪,还要跪下磕头道歉,到时候别人会怎么看他这个富商之子?

    对此!

    杜慎虽然清楚几个徒弟的想法,却非常淡定。

    “放心,为师从不打没把握的赌,这一次赵中庸绝对会败。”

    说着,他又对徐鹏举解释道:“至于散播谣言抹黑之举,为师求之不得。”

    这时候,大徒弟张灏也赶来了。

    英国府离这里较远,所以听到消息后,直到现在他才急匆匆的赶来。

    一进店门。

    张灏便要下跪,被杜慎赶紧拉住。

    “师尊,徒儿路上都听人说了,那该死的穷酸儒生欺人太甚,若是徒儿来的早了,定要把他们打的头破血流,绝不教师尊受到这种侮辱。”

    张灏咬牙切齿,语气十分愤怒。

    杜慎面露古怪。

    什么叫欺人太甚?

    明明是你师弟把人家踩在地上摩擦,然后自己又盯上了人家龟山书院的学生。

    “徒儿莫要担心,为师心中有数。”

    杜慎边说边赞许的拍了拍张灏的肩膀,几个徒弟都这么担心自己,说不感动那是假的。

    毕竟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自己有这么多孝顺的儿子,真乃生平大幸也。

    不过,当爹的怎么能让儿子担心呢!

    想到这,杜慎对王贵招了招手,道:“贵啊……你过来”

    王贵不解,拱手道:“师尊有何吩咐?”

    杜慎叹气:“为师几个徒弟里,你跟着为师的时间最短,底子也最干净,且历经磨难,立志要做个直男,以后要受的苦只会多不会少,为师一直很看好你。”

    王贵认真道:“徒儿不怕吃苦。”

    杜慎怜悯的看了他一眼,傻徒弟,这不是吃不吃苦的事,立志当直男,你比你二师兄赵秀的志向还要远大,这辈子差不多就跟女人绝缘了。

    不过,嘴上肯定不会这么说,他颔首道:“为师果然没看错你,既然不怕吃苦,这件事就交给你了。”

    “师尊请吩咐。”

    杜慎点头道:“你去找认识的书生,想着法的在外面黑咱们的店,言语用词能有多恶劣就有多恶劣,但是记住一点,黑的时候一定要往假祥瑞上黑,为师要收一波智商税。”

    王贵皱眉道:“师尊的意思是说,散播白菜非是近来种下的谣言?”

    “孺子可教也!”

    杜慎点头道:“那赵中庸回去以后,肯定会想着法的造谣生事,可这还不够,为师要帮他一把,把舆论的往造假上走,不然也太对不起龟山书院和我这么深厚的关系。”

    王贵虽然无心做生意,但毕竟有个当首富的爹,从小耳濡目染之下,哪能不知道自家师尊此举的深意。

    这是要先把名气炒起来,甭管是好是好,只要所有人都知道杜慎的店里卖着号称祥瑞的白菜就行。

    群众的力量是伟大的,但当舆论推到一个高峰,再急转而下,所有人的态度又会不一样。

    别说是白菜,就算是捡到一块石头,你说他是祥瑞,也不会有人怀疑。

    ……

    很快。

    王贵的力量发动了,他这些年结识过许多书生,找到比较靠谱的人以后,便开始了动作。

    一时间,整个京城内都传出了自称祥瑞的白菜造假,其实是从地窖里取出来的说法。

    龟山书院那边,在得知赵中庸和杜慎又结下了梁子以后,先是狠狠训斥了一番赵中庸,可等他们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以及京城莫名出现的舆论之势以后,却又动起了别的念头。

    之前宋先生那一波,实在是太狠了。

    到现在下地行走都不利索,只能养在书院里当个吉祥物。

    而龟山书院又名东林书院,乃是后世赫赫有名的东林党,这么大的仇他们能咽下去吗?

    当然不能!

    既然双方关系绝无缓和的可能,索性便撕破脸,把杜慎彻底按在地上,让他一辈子都没法翻身。

    因此!

    在不知道有王贵助攻的情况下,龟山书院也动员了许多读书人,甚至还有许多与他们交好的书院,也主动在外面散播起了杜慎的“黑料”。

    毕竟,杜慎的名气实在太大了。

    先是献计使得鞑靼蛮子陷入了内耗之中,短时间内使得大明无需担心边境安危,能安心发展。

    后又弄出了粉笔黑板等物,在北方的许多读书人心中,他就是不世高人,等闲人压根就没法与之想媲美。

    甚至在朝堂之中,文武百官就没有一个数落他不是的。

    所谓身不在朝堂,朝堂却有他的传说,说的就是杜慎了。

    再加上,杜慎建书院,准备年后开学收一大批学子的事,丝毫没有掩饰。

    此消彼长之下,由不得他人不眼红,想要踩上一脚。

    于是乎。

    京城内大大小小的百姓都在谈论这件事。

    甚至有好事者,还编起了打油诗来讽刺杜慎用白菜骗人。

    随着事情越闹越大,逐渐的,杜慎在舆论中也变成了个自视甚高,贪财忘义的小人。

    并且舆论还有发酵的趋势,短时间内不会停下。

    这一日,早朝上。

    更有官员表示要弹劾杜慎,并且递上了周折。

    “臣要弹劾那杜慎,目无王法,谎称白菜为祥瑞,更胆大包天,卖出五十两银子的天价,如今民愤四起,请陛下定夺!”

    [乡村小说网]百度搜索“www.123d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