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 > 天下起风声 > 正文卷第四十八章掌握之中
  “各有所需罢了。”泽允冷冷地甩出一句。

    明蔚然也不在意泽允的态度,只道:“泽大人,今日找你,一是想确认明日之事,再者希望大人能给看守凤冉馆的守卫打个招呼,如果有其他宫人发现本宫逃出宫去,请让那些守卫出面摆平。”

    泽允敷衍得点点头,毕竟这也就是一句话的功夫。

    “好。”明蔚然礼貌一笑,表示感谢。

    “没什么事,臣就告退了。”泽允也不等明蔚然回复,转身就要走。

    明蔚然看着泽允的背影无奈一笑冲着阿才道:“阿才,走吧。”

    这个泽允前几日还对自己客客气气的,如今让他帮了个忙,怎么对自己这般态度了,明蔚然有些不解。

    回到凤冉馆的明蔚然将钱嬷嬷“安排”在了偏房内,告诉她只要她按自己说的做,每日必定好吃好喝得供着。

    明蔚然看着被帕子堵住嘴的钱嬷嬷支支吾吾地说着些什么,蹲下来:“本宫把帕子给您拿下来,但你要是敢乱喊乱叫,我就让小绿把你给灭口。”

    “娘娘,您这是要做什么啊?奴婢这是做错什么了?”帕子一被拿下,钱嬷嬷立刻叫苦不迭。

    “小绿,拿刀来!”明蔚然低声道。

    “娘娘,您……哎呦……奴婢。”

    “钱嬷嬷,本宫都说了不让您乱吼乱叫。”明蔚然比划着刀子。

    钱嬷嬷这才将声音低下来:“娘娘,您这是要干什么啊?”

    “你不必知道这么多,只要听从安排,一切好说。”

    “奴婢……是想要忠告您,不论您干什么,要是伤了太后,就凭您的恩宠,往后可就真没有好日子了啊。”钱嬷嬷撇嘴,低了低头。

    明蔚然被这话给噎住了,片刻才开口道:“本宫不想惹怒太后的。”

    “那您还不快把奴婢给放了。”

    “钱嬷嬷你放心,本宫不会伤害你的,只要你按时给宫里的人回信说本宫一切安好。不然小绿可是个会用刀子的。”明蔚然不等钱嬷嬷开口反驳就将帕子放到她的嘴里。

    ······

    准备好明日的行装,明蔚然早早地便躺在了床上,回想着钱嬷嬷的那句话,自己这样一意孤行真的好吗?

    可是这可是个难得机会啊,不仅能为西宁的百姓争得他们的粮食,而且这次西宁之行兴许会为自己在朝廷树立威信,凭着自己皇后的地位在西宁提拔几个可用之人,日后自己也算是个有势力的了,这些人也将会成为自己的耳目或是利爪翅翼。

    更何况自己总不能对禹城不闻不问吧,他到底也是自己举荐过去的。

    而且一切都进行得那么顺利,好像上天都在帮助自己,自己怎么能不珍惜这个机会。

    明蔚然终究是初来乍到。

    她不晓得背后运筹帷幄的人又把自己当成了一个怎样的工具。

    ……

    皇宫内。

    景申阴沉着眸子看着坐在圈木椅上的人,道:“她真是厉害,竟然想到去威胁你。”

    于莫雪低着头:“臣那日无心将禹成大人失踪的消息告诉皇后娘娘,却也没想到娘娘真的放在心上了,更没想到娘娘要去西宁。”

    “你竟然也答应了?”景申挑眉一问。

    “这也是权宜之计。”于莫雪对景申的质问,似乎没有感到害怕,“一切还等皇上下命令。”

    “让她去,不过去之前朕要见她一面。”景申是憋气说出这句话的,那日她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公然侮辱自己,想到她是长本事了,没想到竟然长了这么多……擅自出宫的皇后,她倒还是第一个,真是小看她了。

    不过……自己正愁着西宁的事不知找谁出面摆平,如今她倒是送上门来了。

    “不知皇上要如何见皇后娘娘?”

    “既然由你去接应她,就把她送到于府,我去你府上见她。”景申说完这话,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泽允又是如何答应帮这个忙的。”

    “臣……答应他要以泽链大人当年的死因作交换,泽允大人考虑到对皇上的衷心,并没有一口没有答应,但臣告诉他这样做也是为了维持皇上您的清誉,他才答应的。”

    景申点点头,不语。

    “皇上放心就是,臣一定保障皇上的安危。”于莫雪似乎很想结束泽允这个话题,于是道。

    “还有一事,这次皇后去西宁,由你陪着。”

    于莫雪听到这话以后,一惊,慌乱道:“臣恐怕难当此大任。”

    景申似乎没有听到这句话一样,自顾自道:“朕不会告诉皇后是你揭发了她的,这样她也不会太过防范于你。”

    于莫雪才起身拱手道:“臣遵旨。”

    景申不会一般不会在自己的面前称“朕”,如果他自称“朕”了,那必然是想要提醒自己不要忘了俩人还是君臣的关系。

    景申日后也不会想到,他会为这个命令付出怎样的代价,而于莫雪又会为此经受怎样无奈。

    ······

    明蔚然寅时初便醒了,天未拂晓,很是冷。

    除了守夜的宫人,院子里并没有旁人,明蔚然于是吩咐他们各自回到自己的屋中休息。

    约莫过了有一刻钟,只见阿才推门出来,见了明蔚然,赶忙上前道:“参见娘娘。”

    “阿才,你去帮我把青玉叫来。”明蔚然之所以起的这样早就是想到了青玉。

    “是。”阿才话音刚落,只见青玉从屋内走了出来,显出几分疲倦之态,似乎是没有睡好:“娘娘找奴才何事?”

    明蔚然看了看阿才,道:“阿才,你先回去收拾一下吧。”

    “是,娘娘。”阿才识趣得退下。

    待阿才回屋以后,明蔚然才开口道:“你收拾收拾吧,陪我去西宁。”

    也许是因为前几日青玉的冷淡,明蔚然的语气中没有商量而是命令,她还没有这样对青玉说过话。

    “娘娘,奴才还是守在这里吧。”青玉用一种平稳和谨慎的语气回道,并没有在意明蔚然充满命令的语气。

    “你……怎么能。”明蔚然似乎很是愤怒,“我对西宁所有的了解都是你告诉我的,我人生地不熟的,怎么去?”

    “娘娘,这里不能没有人。”青玉欲言又止,他总认为此事太过蹊跷,可是却也不想再说,毕竟她马上就要出宫了,多说也是徒增烦恼。

    [乡村小说网]百度搜索“www.123d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