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 > 捉个神仙当夫君 > 卷五番外三万事大吉
  凌夜重归天界可喜可贺,而促使凌夜回归最大的功臣就属白天,所以天帝破格将白天一下子升至为上仙。

    虽说上仙和上神之间还差了多几个等级,但这个地位在天界已经算得上尊贵了,要知道没有几千年仙籍和几件功勋的人是没资格成为上仙的。

    一时间,夜宸宫可谓蓬荜生辉,天界所有神仙全都前来道贺。

    对于凌夜的归来,芊芷的内心可谓是最为激动的一个人,只是面对凌夜的时候却只能淡淡而真心的祝福一句。

    在这场天帝特意为凌夜和白天举行的盛宴上,两个人毫不避讳的并肩而坐,彼此的左右手紧紧相牵。

    这场晚宴热闹了许久,芊芷特别大方的将所有的万年梨花酿全都拿了出来,各个喝了个微醺方才散去。

    夜宸宫的寝殿内,凌夜紧紧拥抱着白天不放手,温热的鼻息紧贴着白天的脖颈,不停的在他的耳边说着“对不起”。

    “对不起……白天,真的对不起……让你等了这么久……”

    白天紧抿着嘴唇,眼眶憋得通红不敢让一丝泪意浮现,他怕一旦有泪水涌现,他就会忍不住嚎啕大哭。

    沉默了许久,让自己的内心平静而镇定了许久,才沉哑着声音淡淡道:“没关系,谁让我愿意呢。多久、我都会等下去的……”

    回应白天的是凌夜热情的亲吻,唇与唇的相贴,舌与舌的纠缠,彼此津液交换,爱意蓬勃,情潮翻涌。

    轻纱幔帐,随风翻滚浮动,偌大的床榻上两具赤.裸的身体紧紧相拥交缠在一起。

    很快的,满是暧昧的激烈喘息从浪漫漂浮的幔帐中丝丝透出,让整个夜晚都变得旖旎万分。

    翌日清晨,整个天宫都被霞光照亮,凌夜和白天却还一派慵懒的窝在床榻上。

    依偎着,明明毫无睡意,却谁都不愿意打破此刻的甜蜜和宁静。

    夜宸宫的仙娥们知道此刻不宜打扰,很是自觉的各个都绕着寝殿而行。

    擎风也知道凌夜和白天好不容易再次相聚,柔情蜜意肯定要黏糊很长时间,但现在他确实有重要的事情要说,迫不得已直接闯进了寝殿高声呼唤。

    “凌夜、白天,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说,很紧急!”擎风慌慌张张,听闻擎风的声音凌夜和白天对视一眼,下一刻凌夜略微施法两个人便穿戴整齐从床榻上翻身而下。

    两个人脚尖才刚踮地,擎风就火急火燎的冲了进来,顾不得说抱歉的话,直接冲着二人开口,“青徽也不知道搞什么,一早就向天帝请辞,说是要下凡历劫去了。”

    “怎么回事?”凌夜为白天整理了一下衣领,微微侧目看着擎风蹙眉道。

    “不清楚,好像说是要赎清什么罪孽。你说,他有什么罪孽啊,整个天界除了你就是他功德最高了。”擎风十分不理解,总觉得是不是青徽脑子抽了,或者说是因为芊芷心里受到了什么刺激。

    “罪孽?”这么词汇让白天敏感的眯起眼睛,但想来想去眼睛里还是一片迷茫。

    就在三个人疑惑之间,芊芷又突然到访,脸上表情沉重而悲切,双手紧握沉默不语。

    “芊芷,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因为青徽的事情?唉,我也是刚从天帝那里听说,你说这……”擎风以为芊芷同样是不理解青徽的所为,觉得太突然才会如此表现。

    可是,芊芷紧咬着唇瓣缓缓抬头,看向凌夜的瞬间突然泪水涟涟,这让凌夜他们三个瞬间惊讶不已。

    “芊芷上神……”白天惊讶又担忧的开口,话未说完就听到芊芷绝望而痛苦的哭声。

    “凌夜,是我对不起你,是我害了你……都是因为我,他才会一时鬼迷心窍,犯下过错……”

    “何出此言?芊芷,你在说什么?”擎风完全摸不着头脑,白天也同样一脸茫然。

    倒是凌夜,在感受着芊芷内心痛苦的同时,突然想到了什么。

    沉默了片刻,犹疑着启唇道:“难道、是青徽……”

    芊芷点头又摇头,泪水止也止不住,呜咽了许久才强忍着哭泣,颤声道:“凌夜,我知道是青徽的错,可我希望你别怪他。此次青徽抛开一身修为下凡历劫,就是想要赎罪,因为愧对于你,所以不敢面对你,才会托我来向你说明一切……”

    话说到这里,芊芷又忍不住啜泣起来,想起青徽离开前对她的所言,她的内心是多么的震惊和疼痛。

    怎么会,当年害的凌夜元神消散的人,怎么会是青徽呢?

    难道,就只是因为青徽口中的嫉妒;就只是因为她爱凌夜,所以青徽就能抛开他和凌夜之间数十万年的情分,恨不得凌夜去死吗?

    芊芷无法理解,她甚至不敢想象青徽竟然为了她做了如此疯狂的事情!

    “芊芷……”一时间,凌夜的心情也格外的复杂,他能理解青徽为什么这么做,但却不能因为理解就可以当做无所谓。

    沉沉叹口气,伸手在芊芷的肩头安慰性的拍了拍,轻声道:“罢了,事情都已经过去了。青徽、既然选择用这么方法赎罪,就让他去吧。等来日他重归天界,在与他冰释前嫌、把酒相欢。”

    “凌夜……”芊芷不可置信的抬头,看到凌夜认真的神情,喜极而泣激动不已的抓着凌夜的手臂道:“凌夜,谢谢你!”

    看着凌夜唇角淡淡的笑容,芊芷终于稍稍平复了心情,深吸一口气,苦笑着却格外平静的说道:“你能原谅他,实在是太好了。青徽欠你太多,而我也欠青徽太多。所以,我打算和青徽一起来赎罪。凌夜、擎风,还有白天,再见了。”

    说完,芊芷的身影就在三人眼前一闪而逝,听着南天门方向传来的钟响,凌夜和白天都不由在心底叹息一声。

    至于擎风,在明白了一切原委之后,情绪就格外的低迷,最终低着头失魂落魄的离开了。

    微微吐口气,凌夜转头看向一脸担忧的白天,执起他的手掌,轻声笑道:“这天界太闷,我们回家吧!”

    ……

    别墅里,苏烁和段林清提议特别为凌夜开了一场欢迎会,张路磐和赵彬以及其他四大家族认识凌夜和白天的人都来了。

    吃喝玩闹过后,凌夜突然开口道:“为了感谢大家,我和白天决定带领大家穿越时空,去干一件特别有意义的事情。”

    “什么事?什么事?”赵彬乐呵着,叽叽喳喳问道。

    “特别除魔行动!”白天冲着大家眨眨眼,狡黠一笑便用昆仑镜启动时空隧道,带领着各位回到十一年前的某一天。

    看着熟悉的街道,以及前方熟悉的旅店,张路磐突然惊声道:“这是那个小镇?”

    “没错,就是路哥和我当年来调查尸体失踪的那个小镇,就是在这里,我遇到了还只是一缕神识的腾渊。那时候,我不知道他是腾渊,也没能力杀了他。可是今天,我们这么多人,一定会让腾渊在只是一缕神识的萌芽状态,就彻底消失,再也不能为祸世间。”白天沉凝双眸,掷地有声道。

    夜幕已然降临,想到遇见腾渊的时间是在深夜,一行人就事先做好了安排,保准腾渊插翅难逃。

    夜深人静之际,一抹黑色的虚影从旅店的墙头掠过,很快的旅店的房门打开,十一年前的白天从旅店小心翼翼的走出来。

    与此同时,十一年后的白天悄无声息的上前,一道安睡符甩出,十一年前的白天便瞬间失去了意识。

    “这一次,不用麻烦你了!”这么对着曾经的自己的说着,白天略微施法就将曾经的自己送回床上安眠。

    模仿着当年自己走过的轨迹,终于在转角的一条街道上看到了那团黑影,这一次,白天没像当年那样举着桃木剑冷喝“站住!”

    而是不紧不慢的跟着那团黑影走到街道中间,这才上挑着眉角,似笑非笑的喊道:“腾渊!”

    话一出,前方的黑影陡然转身,模糊的五官瞬息万变,深邃而诡异的一双瞳孔充满阴鸷的盯着白天,寒声道:“你是谁?怎么会知道我?”

    “知道你的,可不止我一个人哦!”白天伸出一只手指在脸前晃动,脸上表情轻松又调皮。

    “什么?”腾渊还未从白天直接点破他身份的震惊中回过神来,转眼便发现他的四周突然出现了许多灵能者。

    更为惊人的是在白天的身边出现了凌夜的身影,腾渊蓦然瞪大眼睛,不可置信恍若天方夜谭一般颤声道:“凌夜,你怎么也在这里?为什么,你们是怎么发现我的?不,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可惜,凌夜只是冷冷望着他,神情倨傲道:“没什么不可能,你的死期到了!”

    随着凌夜一剑挥出,其余人得到号令一般同时出手,任由腾渊惊惶闪躲,最终被众人轻易的将他那一抹好不容易苏醒的神识彻底斩杀,彻底的从世间消逝。

    如此,就再也没有之后那许多的事端!

    风调雨顺,万事大吉!

    [乡村小说网]百度搜索“www.123d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