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 > 枉神录 > 云生大帝第三十九章踏来
  “那可要恭喜青璇姑娘觅得如意郎君,只是不知是哪个世族公子有如此福气娶到青璇姑娘呢?”胡杰龄走上前几步,绕着谢云生走,时刻观察她的神情动作。

    谢云生虽不胜其烦,却也不能发作,加上百辉也在看着她,她只得道:“涂山氏的旁支小族罢了,我青氏若还在,倒也门当户对。”

    百辉死了心,强硬的挤出一个笑容恭喜谢云生,谢云生又同他寒暄了几句,话锋一转到他二人身上。

    “二位是要出城?”

    “是,杰龄近日要回府拜访,我们想去猎杀几只珍奇妖兽当礼物。”

    谢云生了然点头,随即又皱眉担心的看着他们道:“妖兽好找,可珍奇异兽往往法力高强,修为恐在我们之上,不知你们要如何猎杀?”谢云生注意到百辉说话的时候胸有成竹,仿佛这种事已经习以为常。

    “青篱姑娘对猎杀妖兽感兴趣?不如同我们一道去吧?”百辉见谢云生兴趣满满,随即发出邀请。

    谢云生一口答应,跟在他二人身后。

    盘桓城十万大山中,谢云生默默靠在一颗高大的古树上,看着百辉和胡杰龄二人默契的配合,谢云生不禁啧啧:兽族就是兽族啊,连送长辈大礼都是这般直接粗暴,啧啧,看这血肉横飞的,那身羽毛还能看吗

    谢云生嫌弃的皱眉,碰的一声,一只被砍断半截喉咙的毕方弹了两下倒下谢云生脚边,喉间嗞出一滩热血,全部喷在谢云生雪白的鞋子上。

    来不及闪躲,谢云生动了动那只被鲜血染红的鞋,眉头微皱。

    胡杰龄和百辉为一开始就能猎到毕方这等珍兽而开怀,商讨着一会儿再去寻个珍兽就差不多可以回去,一回头看见谢云生谢云生表情不太对劲,在看见她足上那抹鲜血时颇觉抱歉。

    百辉忙走过去问道:“毕方可有伤到你?”

    谢云生摇了摇头,仍旧皱眉看着那只鞋,颇为嫌弃道:“我没受伤,只是毕方血热腥臭,熏的很。”

    胡杰龄本想上前慰问,听见谢云生的话不由气的发笑,枉他方才以为那毕方临死前挣扎一击伤了她,原来是她娇气。

    百辉倒是不在意的笑笑,用衣袖挥了挥空气,指着谢云生的鞋道:“这血腥气倒是真的不好闻,只是可惜了青篱姑娘的鞋,要不你脱了鞋我帮你拿去附近河边洗一洗吧?”说着,百辉就蹲下身来欲去碰谢云生的脚。

    谢云生闻言大骇,她的鞋一脱不就露馅了吗?这可不能够,脚一缩,裙摆遮住了血迹,谢云生摆手道:“不比劳烦百大哥,这血迹只怕会越洗越多,待会儿回去换一双就是了。”

    百辉才意识到自己贸贸然去脱姑娘家的鞋子不好,摸了摸鼻子哈哈一笑糊弄过去,口中说着:“好啊好啊。”

    百辉捡起毕方尸体,快步走到胡杰龄身边,谢云生只看见他二人嘴巴动着,隐隐约约的声音传来,却听不真切内容,撇撇嘴,谢云生忍着脚上的热意跟上。

    胡杰龄回头看了谢云生一眼,见她并无异样,似是真的不在意鞋被弄脏。

    看来也不是娇气大小姐

    一直到黄昏时分,几人走到大山深处才终于又猎到一只毛色上乘的白狼,谢云生收回掌中火线,那白狼被她炙烤的奄奄一息,胡杰龄看准时机套了降妖锁链在狼妖脖子上,胡杰龄念动咒语,那狼妖痛苦哀嚎几声,不住在地上打滚,扬起一阵枯落树叶。

    收服了狼妖,胡杰龄脸上露出笑容,百辉走到谢云生身边,赞赏的看着她道:“青篱姑娘好身手,狐族善以魅术,对五行之道研究不深,想不到青篱你居然玩的一手好火。”

    “狐族以魅术为尊,修行五行之术的少之又少,我反倒成了异类。魅术难成,倒不如火好玩儿些。”

    “啊,看不出青篱姑娘是个叛逆的,想必你在狐族的生活也是多姿多彩。”百辉说道。

    谢云生笑笑,并没有搭话。胡杰龄拍了拍百辉的肩膀,朝他轻轻摇了摇头。

    几人回到离岳城时已经接近子时,然而城中依旧灯火通明热闹不息,谢云生站在城门口恰好看见远处的火离像,通天的光辉将其照耀的如同白日一般,火离那只伸出的手似是指着一个地方,谢云生沿着那手指的地方望去,目及之处之间一座漫天的辉豪宫殿浮在在半空之中,正是火离的通天殿。

    “杰龄啊,你父亲是火离帝君的左膀右臂,想必经常出入通天殿吧?”百辉看着通天殿的方向,一脸向往。

    胡杰龄只是瞄了眼就收回视线,面上严肃,语气不见喜怒:“那是他的事。”

    谢云生眨眨眼,百辉摸了下鼻子,二人交换了眼神,一脸讳莫如深。

    谢云生回到客栈,正想推门而入时察觉房里有活物的气息。

    手停在半空,谢云生保持着推门的动作,轻轻嗅着,眼睛也透过糊纸去看里面,不是止羽,这感觉

    谢云生仔细回想着,却忽然听到里面那人说:“青篱?”

    这声音

    “顾长安?”话间,谢云生已然一把推开门去。

    屋内昏暗无边,谢云生看不见顾长安的身影,辨别声音方向判定他站在左边床前的位置,手指一动,一点火花点亮屋内油灯,跳跃着燃起一室光亮。

    “你怎么会在这里?思明峰发生了什么?蓉青璇呢?”只一瞬,门砰的一声关上,结界也在同一时间布上,狐皮衣裳在她移动的瞬间落了一地。

    只一瞬间,云生大帝已然出现在顾长安眼前,在他完全来不及反应时一把扼住了他的脖子,同时,灵力注入手掌,沿着他的脖子经络探入神识。

    “唔”被一股炽热的力量反弹回来,谢云生闷哼一声急忙收回手。

    顾长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见谢云生面色不虞,便关心道:“你怎么了?”

    谢云生摆摆手,身子一转坐到桌旁,见顾长安依旧站在床旁,拍拍身边的凳子唤他过来坐。

    为两人都倒了茶,谢云生呷了一口道:“妖族的茶不似仙界清香淡雅,反而有一股辛辣之感,回味却亦甘甜。”

    顾长安闻言嗅了嗅杯中淡红色的茶水,味道倒是没什么特别,尝了口之后顾长安不禁皱眉:“确有辛辣之味,不过尚能接受。”

    “对你而言,最为入口的还是人间的茶吧。”刚才那股能将她震出神识的巨大法力肯定不是来自顾长安,那么只有他体内那头巨龙了,能够消除将帝境法力,这巨龙的能耐恐怕远不止仙君境这么简单,可若它真是帝境,又为何甘愿蛰伏在顾长安体内?

    “也不尽然,其实我真正融入人间生活也不过百年,后面机缘得到聚仙石便在国师的指引下在深山修行。”

    “修行刻苦,想来也是不易你不过三百余岁,已经是上仙之境,倒也算前无古人了。原来我是想让你在思明峰内好好修行,突破仙君境也指日可待,可为何思明峰会突然倒塌?”谢云生问。

    “帝君可还记得郁王?”

    “竟是因为他?难不成他身上真有什么奇特之处”顾长安说话的时候,谢云生撇见他怀中似乎放着蓉鸳的传话石。

    “具体的小仙也未看见,只当小仙神游归来时思明峰已经出现坍塌之相,待小仙出洞府查看时,只看见一头似龙非龙似蛇非蛇的墨绿色巨大妖物,想来应是那郁王所化,观其灵力法术不在妖君境之下。”

    “原来如此那样子净月的本事倒是越来越大了那郁王现在如何?”谢云生倒也没啥脾气了,思明峰塌了塌了吧,她在造一处更好的便是,只是郁王和净月棘手。

    “光晟帝君带走了郁王小仙出思明峰后忽感心绪不宁,所以下凡寻找帝君,正巧在三界客栈遇见蓉鸳仙君,仙君便将此物交给小仙。”说着,顾长安从怀中掏出那块传话石。

    谢云生已然想到,只看了一眼便撇过脸,“想必这里发生的一切蓉鸳已经告诉过你,你有什么看法?”

    “小仙猜想帝君同百辉交好应是想利用胡杰龄的身份接近火离妖帝,顺便探明此前妖族攻打人间一事。”

    “顺便?”谢云生挑眉,带着一丝审视和逼问。

    顾长安倒没因为她目光中的逼问而慌乱,淡定自若的喝了口辛茶,还是忍不住微微拧眉:“小仙猜想,妖界攻打人界一事还不值当帝君您以身犯险,加之您还带了蓉鸳仙君,想必来妖界另有目的,人界一事只是顺道罢了。”

    “哦?那你可能猜出本帝为何事而来?”皇子就是皇子啊,聪明。

    “帝君的想法小仙不敢猜测,也着实猜不准,还请帝君见谅。”

    “无妨。不过你既然来了,正好可以留下接应,蓉鸳的修为过高,若是暴露不堪设想,你倒是正好。”

    “帝君要小仙做什么?”

    “你不必做什么,本帝要做的事你也不必问,路引上你是什么身份就继续用着,往后你我只普通相识,若是遇见点头之交便可,有事就用传话石联系。”

    [乡村小说网]百度搜索“www.123d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