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 > 诸天普渡 > 正文卷第260章刀光
  快递小哥面色陡然一变的同时,已猛然将怀中抱着的箱子掷向陈亦。

    箱子的去势极为迅猛,普通人怕是擦着碰着都要筋断骨折。

    然而,才到陈亦身前三尺之外,就骤然停顿滞。

    像是嵌入了无形的虚空,进不得,退不得,不上也不下。

    那快递小哥却脸色冷冽,在箱子飞出的同时,已经紧随在后,手中握着一柄细长的黑刀,朝着陈亦斜斜劈了过来。

    陈亦原本不在意的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这小子的刀法竟然极为高明。

    迅猛的刀势之中,竟然隐隐有一丝阴冷诡异到了极点的感觉。

    刀身上有一层淡淡的青焰,却阴寒刺骨,隐隐然竟让人如置身在一个老树盘结、残碑坟冢遍地荒郊之中。

    让人从心底发寒,背后起毛。

    随随便便冒出的一个家伙,竟然有这等奇绝高绝的刀法?

    不仅练出了刀意,还有一种让他感觉陌生的力量。

    这家伙绝对不可能是觉醒种。

    心念电转之间,陈亦依然还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细长黑刀却一如那只纸箱一般,在他身前三尺就已嵌入虚无的空气中,动弹不得。

    陈亦通明灵台之中却是突然一警。

    快递小哥冷冽的眼神之中隐隐露出一丝狰狞笑意。

    “轰!”

    嵌在虚空中的纸箱猛然爆裂,炸出了一股足以惊天动地的气息。

    那是一道幽黑阴诡的刀光。

    陈亦如今的武道修为、见识,尽皆不凡。

    听过、见过不少堪称惊天动地的刀法。

    少林千佛殿中,有无数前辈高僧留下的武道意志,隔着千百年时空向后人展现着少林武学的璀璨。

    仅仅是刀法,就有不下百余种。

    其中就有大迦叶极乐刀、阿难破戒刀、菩提解空第一刀、障月慈悲刀,位列七十二绝学,为刀法之首。

    还有凌云窟得到的十全武者所留玄武真功中的无二刀法,聂人王的傲寒六诀。

    除此之外,还有不少只有耳闻,不曾亲见的刀法。

    无论学得其中哪一种都足可盖世称雄。

    但是却都比不上眼前这道刀光。

    不是玄奥精妙比不上这道刀光,而是全都没有这一道刀光的诡异。

    除了其中蕴含着的那种与快递小哥如出一辙的陌生力量,还有一种诡异到极点的感觉。

    这种诡异之感无法用言语形容。

    就像是……

    他以前见过的,都是活人的刀。

    眼前的刀光,却是……死人的刀!

    活人刀是什么样,死人刀又是什么样,有什么区别?

    以前陈亦无法说出来,现在,他觉得这就是死人刀!

    陈亦的力量很强,强到有天惊地动之势,有天塌地陷之威,。

    这一刀也很强,却是强得刚好相反。

    能使一切归于死寂,能使天地颜色尽丧,能让人间温热无存,只留下一片死灰、阴冷。

    此时陈亦眼中除此一刀,再无他物。

    刀光,很强。

    但也仅仅只是一刀。

    陈亦神色却依旧平静,双手缓缓向胸前一合。

    “当!”

    如晨钟暮鼓,于天地间撞响。

    身上金光由内而外,倾刻间便在撑开一个金光灿灿的大钟。

    如金铁厚重,如琉璃通透。

    将周身罩住,层层金光氤氲,如云缭绕。

    说来话长。

    从刀光斩出,金钟罩体。

    不过在陈亦刹那念动之间。

    幽黑阴诡之极的刀光,已然斩落金钟。

    没有惊天动地的碰撞,甚至没有一丝声响。

    天地间的光似乎都在这一瞬间被吸扯吞噬。

    金钟也一阵明灭不定。

    四周摇曳的绿竹停滞,飘落的细长竹叶竟也像静止了一般,凝固在空中。

    刀光和金钟僵持,像是无比漫长,却仅仅只有几个呼吸。

    一股细微到几乎不可察觉的风凭地而起。

    打着转向四周缓缓激荡开来。

    地上的石板、沙砾,凝固在空中的竹叶,停顿的绿竹……

    一切事物,在微风抚过,都在无声无息地化作灰败的粉尘。

    陈亦眼中精光闪现,也顾不得感受这道刀光。

    合在胸前的双手骤然如莲花绽放,掌心间一点光明如轮急转。

    “天舞……宝轮!”

    “唵——!”

    舌间绽放春雷之声,光明之音,撕开了破败的死灰。

    无数金光化作一圈圈金轮,隔绝了上下四方。

    每一圈金轮之中都有一尊佛陀跌坐。

    无数金轮轮转不休,无数佛陀口诵梵音。

    天上,地下,四面八方。

    放眼处,天地间尽皆化作了黑暗的虚空,只有无数金轮轮转,佛陀诵经。

    风停了,尘止了。

    此时若有人从外面看到向这里,整座小岛是真真切切地陷入了静止之中,而不是一种意识的错觉。

    就连天上的白云也如同凝固了一般。

    天舞宝轮之中,那道幽黑诡异的刀光也无法逃离静止的命运。

    刀光再强,也仅仅只是一道刀光,一道出刀人的刀意。

    在禁锢的空间之中,每一个刹那都在消磨。

    呼吸之间,就已被磨灭。

    陈亦才将目光投向那个同样被禁锢住的快递小哥。

    天舞宝轮只是禁锢空间,不是把时间也禁锢了。

    快递小哥完全无法动弹,脸上本来冷冽的神情,却因周围的变化和这样的结果而变得惊恐无比。

    显然他来时绝然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陈亦目光如止水,双手莲华一分,一手五指一垂,一手掌心向前,结佛陀施愿之印。

    “第一感,剥夺……”

    快递小哥更惊恐地发现,眼前一黑,自己的双眼像瞎了一样,再也看不到任何东西,连一丝光亮都已无存。

    “第二感,剥夺……”

    更令他绝望的是,在目标那平和的声音之中,不光是视觉。

    他的听觉、嗅觉、味觉、触觉,都随着这个声音每一次响起时,逐一消失。

    倾刻之间,他的世界只剩下了一片黑暗,没有声音,没有颜色,没有光亮,甚至感受不到任何东西。

    只有无尽的空虚和绝望。

    在这种状态下,每一个刹那,对他来说都像是漫长无比的可怕岁月。

    就在他几近癫狂之时,一丝光亮重新照进了他的世界。

    中断了他那似乎没有尽头没有休止的空虚和绝望。

    平日里几乎没有在意过的风声,都让他感觉无比动听,拂过肌肤的感觉也是无比的舒畅。

    似乎还带着一丝大自然的清新和微甜。

    “说说吧,你的来历……”

    那个魔鬼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他甚至感觉到有些亲切。

    快递小哥双腿一软,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息……

    。8

    

    [乡村小说网]百度搜索“www.123dd.net”